首頁   中國經濟信息官方微博    雪球   百度百家   一點資訊  

封面專題

特別策劃

觀 察   經濟

卷首語   金融

商業   專欄

文化   調查

資訊  區域經濟

論衡    產經

 
   民營經濟與民營企業在經濟困境中誕生、改革開放中壯大,如今,越過三座“高山”,在高質量發展中變強。

民營企業2019:越過山丘 輕裝前行

分類:封面報道 稿件來源:中國經濟信息雜志 文/郝杰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舉行記者會,五位全國政協委員就“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回答記者提問。 攝影/姚 堯

“有效緩解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重點降低制造業和小微企業稅收負擔”,“激發市場主體活力,著力優化營商環境”,“讓企業家安心搞經營、放心辦企業”……在2019年全國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對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的關注落到了實處,送出了一份超出預期的政策大禮包。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民營經濟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已經成為推動國家發展的重要力量。中華工商時報副總編輯張志勇在最近出版的新書《民營企業40年》中寫道,“40年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民營企業的苦與樂、機遇與挑戰和經濟增長指數幾乎是成正比的。民營企業成為中國經濟的‘晴雨表’,改革每前進一步,都是對民營經濟的再松綁,對民營企業的再解放。”

國家關注的背后是民營企業的“多事之秋”。過去一年,對民營企業來說,無論自身還是國際經濟環境的變化,讓其面臨了內與外的雙重挑戰,用企業家自己的話來說,他們在經營發展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集中表現為“三座大山”——市場的“冰山”、融資的“高山”、轉型的“火山”。

2019年,有國家這雙強有力的手在背后助力,給了民營企業翻越“高山”的信心與力量。

融化市場“冰山”

“發展民營經濟要靠政策,更要靠法治。我聽到有些民營企業反映,他們說我們所要求的其實并不是什么額外的優惠、特殊的照顧,更不是吃偏飯。我們要的是平等發展的條件、公平競爭的環境。”3月6日,在“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記者會上,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表示,要切實解決形式上平等,實際上不平等的潛規則問題。

市場準入受限、不公平待遇是存在于民營企業發展中一直難以解決的問題,在劉世錦看來,近幾年在放寬民營企業準入方面,還是出臺了不少政策,采取了一些措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進展。但講過很多年的“彈簧門”“玻璃門”“旋轉門”的問題仍然不同程度的存在。

2018年上半年,市場中出現很多不確定現象。同時,國內國外經濟形勢的不確定性,加上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還有一些人提出民營企業“過時論”,種種現象對民營企業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影響了民營企業的信心。

“民營企業家不僅需要一個好的市場環境,更重要的是重塑信心。”全國人大代表、萬豐奧特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陳愛蓮在接受《中國經濟信息》記者采訪時表達了自己的心情。

信心從哪里來?很重要一點是劉世錦在記者會上提到的“平等發展,公平競爭”,也就是健康的營商環境。

營商環境在近幾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都有提及,但今年明顯有所側重,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強調今年要“下大氣力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按照競爭中性原則,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要努力打造良好營商環境,讓企業家安心搞經營、放心辦企業。”

除此之外,在“激發市場主體活力”部分強調要“縮減市場準入負面清單、推動‘非禁即入’、加快清理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還在“深化重點領域改革”部分強調要“深化電力、油氣、鐵路等領域改革,自然壟斷行業要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將競爭性業務全面推向市場”。

全國政協委員、百度董事長李彥宏認為,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優化營商環境,幫助民營企業解決發展中的困難和問題,提振民營企業家的底氣和信心。“我相信,這必將成為中國民營企業不斷釋放高質量發展新活力的源頭之水。”

營商環境得到改善,會助力民營企業在更健康的市場中發展。“市場有如火如荼的時候,也會有冰雪天。要看你能不能激發市場的活力,讓市場喜歡你。”全國人大代表、金發科技董事長袁志敏試圖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市場的“冰山”一說,盡管外部環境并不如意,但民營企業也要更多從自身尋找原因,不能把所有責任推給市場。“民企要練好‘內功’,不能粗制濫造,做沒水平的東西。”袁志敏對《中國經濟信息》記者說,民企首先要做到自己的產品可以被市場接納,這是一個基本前提。

翻過融資“高山”

過去幾年,民營企業遇到的最突出的問題莫過于融資難、融資貴。

從央行公布的信貸投向結構數據看,2014年以來,民企新增貸款占比逐年下降,從2013年的60%以上,降至2016年的不足20%。

民營企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的確很復雜,很多國家在向現代化邁進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曾遇到過這樣的問題。

劉世錦認為,民營經濟中的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是金融體系,特別是銀行系統,過去給國有企業、大型企業,也是給傳統業務服務。對民營企業中小企業創新活動,現在這些金融機構在理念、機制、能力,包括金融工具方面都不適應。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認為,從我國金融的市場結構來看,民企比例是7.8%,外企比例是1.5%,外企加民企還不到10%,這個市場是不充分開放的,競爭也是不充分、不激烈的,資源配置上也不是很有效率。沒有完善的市場機制,并不能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

對此,全國人大代表、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認為,對民營企業的融資貸款,銀行的考核體系不能太僵化,應該要更加市場化地運作。

對于融資的難題,在袁志敏看來,作為民企,首先要把自身的信用培養起來,如果沒有信用但還要借很多錢,是很困難的。“這不是高山,這是民企必須要去逾越的困境,只有這樣企業才會成長。”

可見,不管是外部市場還是企業自身出現的問題,都一定程度上導致了融資難、融資貴。

針對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國家也給與了重視,并陸續出臺一系列政策。

2018年11月初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提出要抓好6個方面政策舉措落實,其中第二條就是“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2018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要“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有效緩解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中明確提出,要“加大對中小銀行定向降準力度,釋放的資金全部用于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今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同時更強調要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穩定發展,提高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比重。

在劉世錦看來,要解決這些問題,還是要深化改革。在金融領域,一方面對現有金融企業改革,更重要是寬準入,發展一批給民營中小企業提供專業化服務的金融機構和金融產品。

關于金融如何支持民營企業,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指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最重要組成部分是解決好對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金融支持。對銀行來說,今年會推廣經驗,在大中小銀行里面普及,采取更多的措施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發展;保險也大有可為,保險現在總的投資基金大概有16萬億左右,也可以投資到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此外,應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更好地支持風險比較大、創新能力強,但同時失敗的可能性也比較大的企業。

跨越轉型“火山”

對所有的民營企業來說,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送出的“減稅降費大禮包”是個不小的驚喜。

“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普惠性減稅與結構性減稅并舉,重點降低制造業和小微企業稅收負擔”,“將制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

接受《中國經濟信息》采訪的民營企業家們,對于這個政策禮包紛紛表示“超出預期”“沒想到”。

“我們一定要將降下來的這筆費用投資到科技創新上去,加快新產品的開發,讓技術力量更強!”作為民營企業家中的一員,陳愛蓮在浙江省全團會議上做發言時難掩自己的激動之情。

對袁志敏來說,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減稅降費實實在在,有意義,給企業打了強心針。“未來如果能更多的降稅,那實體經濟肯定會越來越好,我們也會實現從制造業大國轉向制造業強國!”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升級。全國政協常委、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表示,制造業增值稅率下降了3個百分點,這對包括民營企業在內的所有制造業是一個巨大的利好消息。對于民營企業來講,一定會進一步引導大家去走高科技、高質量的轉型升級道路。

的確,減稅降費就像一場及時雨,通過減稅降費,增加了企業的現金流和利潤,成為企業改善盈利最直接的方式,促進企業繼續在創新上進行投入,推動高質量發展。

在政策優惠下,民營企業實現轉型升級有了更大的底氣與動力。

前工商聯專職副主席莊聰生認為,民營企業要在新常態下獲得發展,沒有別的辦法,就是一條路—轉型升級,提質增效。要加大對技術的創新力度,要舍得研發的投入,用產品創新去引領消費的創新,才能占領更多的市場。

“我始終認為,創新是企業永恒的主題,發展是企業提升的動力,品牌是企業無聲的價值,人才是企業競爭的核心。”陳愛蓮對《中國經濟信息》記者說,企業在轉型中實施全方位的創新,在戰略規劃上進行國際化布局,在投資過程中,實現新舊動能的轉換,可提高勞動生產效率,降低人工成本,從而帶來效益的提高,品牌影響力的提升與行業地位的提高。

中國民營企業要想提升競爭力,必須走進國際市場。全國人大代表、晨光生物科技集團董事長盧慶國認為,一些行業龍頭企業包括民營企業,代表了中國的產業水平,具備很強的實力,只有“走出去”,在全世界配置資源、整合技術,充分激發潛力與活力,才能更好地助推我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促進產能轉化,實現國家戰略。

近年來,我國不少民營企業通過加大研發投入、提升核心技術,走出了自主創新之路。但更多企業面臨著自主創新和研發投入大、風險高、回報周期長、不敢“走出去”等問題,制約企業的轉型升級。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代表表示,國家應積極推動民營經濟實施創新驅動發展,對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領域加大研發投入;通過投資并購,吸收先進經驗與技術實現開放式創新,從整體上提升民營企業的創新活力。

盧慶國建議,國家應加大對民營企業“走出去”的支持力度,包括調整對外投資合作項目專項資金支持政策,為“走出去”的民營企業提供投資保險,對符合產業政策“走出去”的民營企業給予一定的財政補貼等。

袁志敏認為,以往我們過多地說國有企業需要去擔當社會責任,實際上民營企業老板也需要改變觀念,要有社會責任的擔當。在企業發展中,做一個有責任的企業家,需要慢慢轉型,不能一蹴而就。因此社會需要對民企轉型有一點耐性,需要一個轉變的過程。

2019:練內功抓機遇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經濟的蓬勃發展離不開民營經濟與市場體系的建立。張志勇在《民營企業40年》一書中這樣表述民營經濟與市場經濟的關系:“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從某種意義上講是非公有制經濟(民營經濟)發展的歷史。中國非公有制經濟不斷壯大的過程,就是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不斷建立和完善的過程。”

經過40年的發展,民營經濟貢獻了中國經濟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

“作為改革開放的參與者、見證者、受益者,我深切體會到民營企業是在黨的政策關心支持下不斷發展壯大的,應該說民營經濟是在經濟困境中誕生、改革開放中壯大、高質量發展中變強。”袁志敏感慨道,民營企業的待遇越來越好,這是社會的共識。

國家對于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的重視逐年加大。2018年,國家已經實施了減稅降費、改善融資。2019年,不僅將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并繼續改善民企融資狀況,更將進一步放松管制、打破壟斷,為民企經營發展提供更廣闊的空間,為民企加杠桿創造更有利的環境。

未來民營企業的機會在哪里?政府工作報告里提到“互聯網+”“智能+”,提到轉型升級、高端制造業等,這都給了民營企業參與的機遇。

正在推進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是民營企業發展的一大機遇。2017年8月,中國聯通宣布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騰訊、百度、京東、阿里巴巴等在內的多家戰略投資者,這樣的示范作用極大激勵民企投入混改進程之中。

各行業混改在加速,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肖亞慶表示,國有企業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組整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與民營企業外資企業之間都存在著許多發展的契合點,擁有廣闊的合作空間。要不斷推動國有企業改革朝著市場化方向邁進,并歡迎民企參與國企改革。

 
 
·封面故事

政策組合拳破解...
政策組合拳要落到實處,讓小微、民營企業真正有獲得感。...

·政策組合拳破解民企融資難
·金融服務民企的大門正被打開
·民營先鋒話改革
·企業家們所要的“信心”到底是什么
·釋放廣佛動能 邁進灣區新時代
·珠三角“脈動”聯結廣東力量
·蔚來汽車:新能源的冰與火之歌
·觀察
·民營企業應發揮創新的主體作用
·以機制創新打開有效投資空間
·中國經濟增長潛力來自于供給側
·中國經濟會重蹈日本覆轍嗎?
·經濟
公攤面積之爭
由來已久的公攤面積在此次征求意見稿發布后,再次成為爭論焦點,但其最...
·公攤面積之爭
·棚改真的變了
·京津冀協同發展提質增速
·匯率能否反轉
·區域經濟輪動開新局
·中央一號文件透露新亮點
·蘭田集團:新時代要有新作為
·“寬貨幣”轉向“寬信用”可期
·雄安新區:打造新時代的未來之城
·特別策劃
·綠水青山換得金山銀山
·揚子江藥業:基業何以長青
·鈴木博也:互利共贏謀發展
·弘揚勞動美 琢磨工匠心
·傳承工匠精神 盡顯“最美巾幗”.
·產經
·解困風電“后市場”
·互聯網醫療來到十字路口
·“石油人民幣”尚需時日
·機器人的2019,不慌不忙
·制造業“上云”難易
·金融
寒潮中,誰才...
寒潮并非是所有人的寒潮,“結構性分化”是多位投資人的共識。...
·“商譽”懸河
·匍匐前進的資本市場改革
·投行按下“掃貨”鍵
·從產品到資本的競爭
·信用債市場將進一步分化
·萬家文化炮制并購啟示
·民企變為新藍籌
·商業
·質量引領長租行業變革
·錘子科技的小敗局
·在線教育“過冬”
·企業的戰略轉折點
·小米的新戰場
·華為不再沉默
訂閱 | 雜志介紹 | 廣告價格 | 推薦新聞 | 相關活動 | 理事會 | 中國法治經濟 | 關于我們 |
 
京ICP備0508100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00124
    
  动态市盈率